www.06617.com > 竞技小说 > 抗战之我的纵横人生 > 第八百二十四章 违抗命令
噺⑧壹中文網ωωω.χ⒏1zщ.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

    但就在李子元准备向后继续转移的时候,又接到了兵团因为伤员还未转运完成,要求李子元在架德山一线组织阻击的命令。而此时,部队已经是弹药所剩无几,粮食也基本上快要消耗余烬。与右翼的一个师联系,已经被敌军彻底的切断挤。

    如果按照兵团的命令,部队不仅不能脱离险境,甚至还要返回北汉江北岸继续战斗。这在周边已经出现三个师番号美军的情况之下,无疑是让这个师去送死。要是这三个师是晋绥军,李子元自然不怕。

    可这三个师都是正儿八经的美军,不算迫击炮一类的小口径火炮。仅仅一百毫米以上炮就有二百多门,每个师坦克有一百四十多辆,还有五分钟之内就能赶到战场任何地点的空中支援。

    何三亮在北汉江南岸阻击美军的时候,仅仅一天的时间阵地上落下的一百毫米口径炮弹,就足有三万多发。这还没有加上上千枚的航空,以及无数的迫击炮和无后坐力炮,坦克炮等直瞄火炮发射的炮弹。

    几天的阻击战打下来,部队甚至连修建工事的时间都没有。辛苦构筑的半人深交通壕,一个上午就被炸成了平地。费劲力气构筑的工事,甚至连半天都坚持不了,最后只能依托弹坑阻击。

    即便部队现在齐装满员、弹药充足,以一个师阻击三个建制完整的美军师,也是极其困难的。更何况,现在部队不仅已经是疲惫不堪,粮弹两缺的境地。最关键的是建制已经几乎全部被打乱,各部队已经无一个建制营,甚至哪怕是满编的建制连。

    即便是加上自己划拉来的部队,眼下全师也不超过七千人。一万多人的一个师,如果不算上从别人那里借来,半路上划拉来的部队,现在几乎只剩下了三分之一。而对面的美军,是齐装满员的三个师。

    最关键的是弹药已经严重不足,全师平均机枪子弹已经不到一百发,步枪弹基本上只剩下了十五发。弹药除了美制弹药,因为缴获了一些还有一定数量之外。苏制弹药,基本上已经消耗余烬。

    原来的苏制,除了将最后一点弹药集中给了前卫团、前卫营之外,其余的现在大部分被缴获的美制和替代。被换装下来的那些,连同带不走的山炮已经全部炸掉。

    自从战役第二阶段打响以来,部队就没有获得一枪一弹的补充。如果不是缴获了一批美军的武器弹药,何三亮由经过调整,将一些部队换装为正儿八经的美械装备。将原来使用的七九、六五子弹节省下来,交给其他部队使用。估计现在部队的弹药,连这个数量都达不到。

    师山炮营的炮弹,已经基本上全部消耗一空。用量最大的中型,已经不到二百发。其中原来使用的八二,只剩下了不到六十发,剩下的都是缴获美军的八一。可对眼下的部队来说,八二迫击炮才是主角。

    李子元的部队,原来没有美制迫击炮装备,使用的都是国造的八二迫击炮。只有五次战役发起之后,有一些缴获美制迫击炮,但数量远够不上承担主力作战任务,何三亮的师全部加在一起也只有十一门。

    至于连一级使用的六零炮,是弹药消耗最大的。现在所有的部队加一起,六零炮弹也只剩下了不到五十枚。如果不是李子元多带了一些驮马,现在恐怕这点弹药都已经没有了。眼下部队已经到了就连侧翼掩护兵力,都派不出来的地步,这命令还怎么执行?

    可命令就是命令,这一点李子元也无可奈何。不执行命令,自己够上军事法庭的。可执行命令的结局,对整个部队来说不言而喻。部队将成为人家绝对优势地空火力下的饺子馅,甚至连突围的机会都不一定有。

    在接到这封电报之后,李子元对着地图沉默良久,对何三亮还有该师政委道:“各部队,一律不在按照兵团司令部的命令返回。从现在所处的位置,沿着公路两翼成梯次展开,控制要点逐次进行抵抗、节节抗击,迟滞敌军的进攻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构成整条防线,主要兵力就放在公路沿线。美军是机械化部队,他们的所有行动离不开公路。只要控制住公路沿线两到三天,就足够后方部队转移了。命令工兵部队,立即在公路沿线开始大面积的布雷。”

    “所有的全部布置下去,不够就用缴获的美军该装。不过在迟滞敌军反扑速度的时候,也要多注意一下侧翼。部队不要过于集中,除了控制要点的部队要死守之外,其余的阵地以点带面。”

    “整体的战术,还是按照老何在北汉江南岸的战术,一个团顶一天然后后撤。身后的另外一个团,接着顶上去。老何要注意后撤的节奏,在向北收缩的时候,一定要采取交替掩护的办法。别让美军钻了空子,把咱们的作战序列给打乱了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的形势,一旦作战序列被打乱,在想集结起来就困难了。一旦被敌军分散包围,那么咱们的部队就很难在突出去了。你们记住一条,部队无论如何,就是真的被敌军给包围了,也绝对不许分散开来。那样,只能会被敌军机械化部队,一口口的给吃掉。”

    对于李子元的命令,师政委有些迟疑的道:“军长,兵团给我们的命令,是让我们在架德山一线阻击敌军。与友邻部队,尽可能的形成一道完整的防线,阻击追击来的敌军。如果按照你的这个部署,我们可是在违抗命令。”

    何三亮的担心,李子元将手中的红蓝铅笔往地图上一丢:“违抗命令?老子一个师固守一个兵团的阵地,连个侧翼掩护部队都没有,要面对美军的三个师,这种仗让他来告诉我怎么打。他这个兵团代司令员三天联系不上,对形势什么都不了解,现在出来就瞎指挥。”

    “还友邻部队,架德山一线周边那还有兄弟部队?部队在架德山一线,就成了放在敌军身后的一道孤军。一旦敌人发现并反应过来,你的这个师就成了敌人盘中的饺子。美军都是机械化纵队,到时候就是转移都跑不过人家。”

    “老子不能听他的,让好不容易突出来的部队,再往敌人的圈子里面钻。按照我命令执行,天塌下来有我顶着。告诉部队,控制好公路沿线,各部队掌握好预备队,一定要控制各个要点,成梯形配置节节抗击。非战斗部队和伤病员,由工兵营掩护向后方转移。”

    “所有携带不了的重装备,全部都炸掉。马匹除了留下炮兵的挽马,用来驮运伤员之外,其余的全部杀了,补充给部队作为粮食。告诉所有的干部,谁要是心疼马让战士饿肚子,回去老子枪毙了他。”

    “另外,所有的粮食全部集中起来统一控制使用。你缴获的那些美国补给品,我这里一律都不留,全部留给一线部队。尤其是巧克力,全部都留给一线作战部队,机关干部一块都不许留。”

    看了看李子元铁青的脸色,尽管有些想不通,可谁没有敢在劝说。按照李子元的要求,将所有的部队集中到一起,沿着公路两侧成梯形展开层层阻击。对于性如烈火的兵团部那位代司令的暴跳如雷,以及兵团政治部主任的再三右倾的指责,李子元干脆就没有理会。

    尽管没有理会兵团部的命令,但李子元沿着公路抗击的时候,却并不是一味的后撤。而是不断的发起战术反击,尽可能的迟滞敌军进攻的速度。部队白天阻击、挨炸,晚上就去摸美韩军队的夜螺蛳。

    一方面是起到惊扰敌军的作用,一方面也是想办法搞到一点给养。在命令桦川的另外一个师,加速向自己靠拢的同时,李子元组织了三个连将全部的旗帜和军号都带上,在部队两翼虚张声势,尽可能的以有限的兵力保护自己的侧翼。

    并以一个加强营的兵力,始终牢牢控制着自己身后的撤退要点鹰峰。他给自己这个营的副团长下达了死命令,如果遇到敌军侧翼迂回。就算他的这个营全部打光,也要死守鹰峰阵地,等待主力的通过和转移。

    尽管李子元尽可能的做了万全的准备,但全部为机械化美军,行动速度明显超过了李子元两条腿。尽管固守鹰峰的一个营,在面对从侧翼斜插过来的美军一部,以及韩军两个团。以伤亡余烬为代价,保住了师主力撤退的最后一条通道,让部队可以顺利的通过鹰峰。

    但在另外一个按照命令,正在向李子元靠拢的一个师,还没有来得及赶到史仓里的时候,美二十四师加强韩军一部,已经于二十八日抢先抢占了史仓里。而史仓里被攻占,也就意味着李子元所部,已经可以说被美军合围。

    面对着已经先于自己赶到了史仓里的美军,在通过鹰峰之后,李子元命令先头团不惜一切代价抢占史仓里,为全军打开一条突围。命令后卫部队,在全军突围之前,不惜战至最后一兵一卒,也绝对不能允许敌军通过鹰峰。

    而此时,不仅三兵团,就连志司的目光都被李子元吸引了过来。一个军长外加一个师被美军包围,这对于志愿军来说还是第一次。而此时那位兵团司令,也停止了在电台上的破口大骂。因为李子元的电台,对于自恢复联系之后他的命令,已经是只听不答。

    这位在二野被称之为二野朱可夫,一贯以猛将著称的兵团代司令,这才发现自己犯了一个多大的错误,而因为电台车被炸这三天,部队现在已经处于什么样的状态。自己过于自信,将一个师推向了敌人的包围圈,还有他们那个固执的年轻军长。

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.x81zw.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