噺⑧壹中文網ωωω.χ⒏1zщ.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

    夜空无华,孤星点点,彼此间隔着很远的距离,以自己的习惯微微闪动,十三坐在屋顶上,拎着坛酒有一口每一口的喝着。

    茶铺后院的屋子不过一层高而已,一点都没有登高后的胸中开阔,能够看到的只有几间屋子窗户露出来的烛光,这片区都只是穷人而已,入夜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也不会点灯。

    与河边的璀璨相比,这里的一切的都显得那么平庸,所以在这里喝酒也不会有什么莫名的感慨,就是单纯的喝而已。

    “时间过得真快啊。”十三仰头喝了一大口黄酒,另外一只手里把玩着个黑漆漆的戒指,“二十年的时间仿佛一转眼间。”

    二十年的时间,这枚戒指也褪去曾经的光彩,附着在上面的事情也慢慢消逝,不过戒指内侧还依稀有些断断续续的刻痕,那里曾经有几个字。

    人真的好奇怪啊。嘴上说着时间是抚平记忆最好的方法,只要时间足够长,任何再刻骨铭心的事情都会忘得一干二净,可是无论过去多久,念头还是会不经意间的冒出来,总是让人胡思乱想。

    她现在怎么样?

    她过得好不好?

    她还记得我吗?

    她…

    “不在了啊……”十三叹了口气,心里又是一阵乱,抬起手又是猛灌了一大口酒.

    十三这辈子收到的礼物并不多,这枚戒指是第一个,收下之后的代价也很大,大到人生的轨迹都发生了改变。

    从前他想要当个好人、当个大侠,后来发现当大侠太累,还是当个好人就好,然而这枚戒指让他连好人都当不了。

    江湖就是这样,一旦让人知道你声名狼藉,很多自命清高的人便是你如杀父仇人,纵然他们可能也是恶贯满盈之人,可是只要没有人知道他们做的坏事,依旧可以高高在上,接受是人的追捧。

    晃晃瓶子,发现里面已经空了,十三打了个哈欠,呆呆的望着黑蓝的天空:“扬州这地方唯一不好的地方就是酒不够凶啊,喝起来一点感觉都没有啊。”

    酒其实很难喝,可是很多人都喜欢喝酒,因为酒会麻痹人的思维,不经意间让人进入似睡非睡的梦中,从而脱离了外面那个令人厌恶的世界,避开所有烦恼的事情。

    一切的事情待酒醒之后再说吧。

    “保护孟家小姐……当年我连你都保护不了,现在怎么去保护你的女儿?难道,时隔二十年,你家的宝贝又被人盯上了吗?”

    孟家以前是铸造兵器的世家,自然有不得了的兵器作为招牌,十三也是从孟夕瑶口中得知,孟家有一柄神枪,名号——“惊梦”!

    传闻是天外陨铁打造,只不过寻常的陨铁都是金火之石,需要极高的温度才能够打造,难度虽然高,却也不是没人能做。

    孟家的惊梦神枪则与寻常的陨铁不同,那块陨铁是在极寒之地被发现,也不知道被冰雪覆盖了多少年,因而发生了某种奇妙的变化,整块石头晶莹剔透如同玉石,寻常的铁器与它相触,立即沾满寒霜,再用两回即可碎成粉末,根本无法开采以及锻造成兵器。

    然而孟家的手段自然比其他人要强上几分,他们的祖上早就发现那块陨石,经过数代人、上百年的琢磨研究,终于想出办法,成功在孟夕瑶那一代将其打造成兵器。

    凭借着那柄枪,孟家的名气一下就在江湖中打响,无数的江湖中人来到扬州,只为求一把孟家打造的兵器。

    名声大了,自然引来别人的窥视。

    十三刚刚逃入大雪峰之时,闲来无事,迷上了收集名剑,也结交了不少同好之人。

    某次醉酒,十三将孟家惊梦枪的事情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如果仅仅只是简答提一提,那倒不是什么大事,谁都知道孟家有柄神枪,可是那柄神枪并不是谁都能用,枪上的寒气可不是谁都能扛得住。

    也是如此,无数飞贼都倒在了神枪之前。

    偏偏十三与孟夕瑶交好之时,得知了孟家独门的控枪之法,为了炫耀便将此事说了出来,以此引来了孟家的祸端。

    十三得知那群恶人要对孟家动手,立即赶回扬州告之孟夕瑶,欲将其带走,可惜当时孟夕瑶已有身孕,不愿离去,她也相信杨孟两家的实力足以抵抗歹人。

    当时的孟家专门铸造兵器,府中有着刀枪剑机关暗器等多门功法,整体实力也算是不错,可比起那群阴谋用尽之人,如何能够抵抗?

    十三用尽所有的办法,也只能在那群恶人手中求得孟夕瑶以及其腹中孩子的安全,只可惜孟夕瑶死于难产。

    孟家惨案发生后,杨烈倾尽全力去追查此事,结果绕来绕去,又把目光放在了十三身上,十三只能继续躲回大雪峰,孟家和孟夕瑶也逐渐在他的脑子变成模糊的过去。

    二十年后,十三又回到了扬州,又遇到了姓孟的女人。

    “没完没了啊……我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吗?美好的事情那么容易破碎,倒霉的事情反而牢牢的跟在身后……”

    十三回想起鲤城发生的事情,胃里不禁一阵翻腾,隔了那么久没在江湖上走动,一出门便碰到这辈子第一个仇人。

    明明想要躲远点,却好似被谁推着走一样,不得不一直跟他们接触,等他终于想要亲手了解这段孽缘时,林家兄弟又给人干掉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感觉,好比喉咙中卡主了一根刺,还是巨刺,不管怎么样处理都觉得难受。

    很烦……

    所以这回要是躲着孟家,十三估计又得莫名其妙跟他们家扯上关系,既然如此,不如主动来来正面刚,至少可以占据点主动权,免得又遇到各种突发事件,搞得手忙脚乱。

    十三摸着下巴的胡茬,碎碎念道:“护卫要怎么当呢?保护目标人物……以我现在的实力,碰到普通一点的还好,要是来个硬茬,跑都来不及,怎么可能保护她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得想办法提升下水平……内力这块已经差不多了,除非再磕点大力丸,招式……以前那些好像跟不上时代了,得再恶补一下现在主流的武学功法,小明给的书里面应该有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要学什么比较好呢?啧啧……师妹给的秘籍可以考虑一下,不仅可以伤人,关键时候还可以救人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近身功夫好危险啊,再来学几招远程……反正现在内力大把,不用担心出现以前那种发个两招就没力气的情况……”

    (本章完)

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.x81zw.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