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ww.06617.com > 都市小说 > 他出自地府 > 第997章 刽子手
噺⑧壹中文網ωωω.χ⒏1zщ.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

    “你给我推一辈子轮椅,那沈小姐怎么办?”

    纳兰明珠笑道,似乎根本没有把李浮图的话当真。

    “她呀。”

    李浮图的语气也像是在开玩笑。

    “我想她肯定可以理解的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你只是怜悯我啊,那幸好我的腿并没有真的断。”

    当经过一棵梧桐树时,纳兰明珠让李浮图停下。

    “你很喜欢梧桐?”

    李浮图顺着纳兰明珠的目光看向高大的梧桐树。

    纳兰明珠点了点头,望着十多米高的的梧桐树,眼神透着些许的恍惚。

    “我的家乡,就有很多梧桐树。”

    梧桐树树干光滑,叶大优美,是一种著名的观赏树种,古代传说中就有凤凰‘非梧桐不栖’,而且还有梧为雄,桐为雌,同长同老,同生同死的说法。

    最关键的,李浮图记得,宋洛神让于康交给他的那份资料里,就提及过纳兰公主最钟爱的植物就是法国梧桐,以至于在纳兰王爷的府邸内外,都栽满了梧桐。

    当然,时至今日,那里恐怕早已成为了一片废墟。

    “那你的家乡一定很美。”

    李浮图轻声道。

    纳兰明珠没有再回话。

    “有机会,你可以带我去你的家乡看一看吗?”

    李浮图从纳兰明珠身后走到轮椅旁边,语气就像是朋友之间寒暄。

    坐在轮椅上的纳兰明珠终于从那棵梧桐树上收回目光。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。”

    她的语调没有任何的波动,就像是一滩死水,眼中也是一片空洞。

    她余生最大、甚至说唯一的愿望,就是拿着这个男人的人头,回到家乡,祭奠自己惨死的族人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不用再在这里继续陪我了,这里有护士有医生,我即使无聊,也可以找她们聊聊天,你要是一直留在这里,恐怕沈小姐会有意见的。”

    似乎也觉察到自己一时控制不住语气有些异常,为了避免李浮图发现端倪,纳兰明珠很快再度开口,转移了话题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还担心嫚妮会吃醋不成?”

    李浮图哑然失笑,貌似根本没有发觉纳兰明珠刚才的语气有任何的不对。

    “她没这么小气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沈小姐心胸宽广,但一直浪费你的时间,我心里也会过意不去。”

    李浮图看着她,认真道:“真的不需要我陪你?”

    纳兰明珠笑着摇摇头。

    之前,她千方百计都想创造和这个男人单独相处的机会,可是现在情况不同了。

    她一只腿动弹不得,几乎相当于残疾人,这种状态下,她根本没有任何可能能杀了这个男人。

    而且,就像刚才一样,保不准什么时候,她就会克制不住自己内心的真实情绪被这个男人察觉,与其毫无意义还要承担风险的把他留在这里,不如让他离开。

    况且,躺在病床上的这几天,纳兰明珠也想清楚了。

    想要杀死这个男人,恐怕不是短时间就能办到的事情,因为这个男人变态的实力,这段复仇之旅,或许从开始就注定了会是一段艰苦卓绝的过程,她已经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。

    本来那把水果刀,已经让她变得惊慌焦虑起来,可是通过这几天的试探,她发现这个男人对她竟然一丝一毫的怀疑都没有,这也逐渐打消了她破釜沉舟的念头。

    没关系。

    她还年轻,余生还很长。

    反正她这一生再无别的追求,只有一个目标。

    “那好吧。”

    见纳兰明珠摇头,李浮图也没再强求着要留下来。他在梧桐树下的石凳上坐下,沉默了片刻,开口道:“对了,我还有一件事忘了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那晚袭击我们的杀手,大部分已经伏法了,东海警方的确英勇,但也因此付出了较为惨重的代价,有十二人在追捕中因公殉职,壮烈牺牲。”

    纳兰明珠眼眸收缩了一下。

    李浮图若无所觉,继续道:“那晚我们离开医院后,那帮杀手在逃跑的过程中打伤了几名病人,有五人当场死亡。”

    纳兰明珠表情僵硬,唇瓣嗫嚅着,却没有任何话说出来。

    “很残酷是不是?”

    李浮图轻叹道:“这就是杀手,冷漠而冷血,视人命如草芥,他们眼里没有无辜,只要挡在他们前进的路上,都会被他们当作绊脚石给无情踹开,那些病人、警员,这次是被我连累了。”

    言罢,李浮图点燃一根烟,似乎很是愧疚。

    纳兰明珠恍惚失神。

    因为这件事,居然死了这么多人?

    这个男人说他是罪魁祸首,可是实际上,她才是真正的凶手才对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她,那些杀手,根本不会来到东海。

    五百亿的佣金,的确是起了作用,成功的让一些亡命徒铤而走险,可是结果,却似乎与她预料之中的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她虽然没有直接动手,但是那些病人警员的无辜死亡,她要为之背上主要责任,

    为了报仇,真的可以什么都不顾忌吗?

    那些死亡的警员病人不仅仅代表着他们自己,他们背后,还象征一个个支离破碎的家庭,他们的父母,妻儿,亲人,朋友,现在又是多么的伤心欲绝?

    纳兰明珠此刻很是迷茫。

    因为自己就是家破人亡的经历者,所以她更能体会那种悲痛。

    她低下头,怔怔的看着自己的双手。

    虽然从天堂滑落地狱,但这一双手,依旧葱白柔嫩,在明媚的光线照耀下,恍如羊脂美玉,可是她恍惚间却仿佛看到了自己双手上弥漫着血腥,甚至血水还在不住的往下滴落。

    随着这几日的休养本已经逐渐开始恢复的气色再次变得惨白无比。

    自己现在,和那个男人,又有何区别?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李浮图疑惑问道,貌似看出了纳兰明珠的脸色异常。

    “我、有些、冷,我们……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纳兰明珠的嗓音轻微颤抖。

    冷?

    此刻下午两点,可正是艳阳高照的时候。

    但李浮图也没有多问,掐灭烟头,起身推着纳兰明珠回到了病房。

    “我想休息一会。”

    还是他把纳兰明珠抱上的床,纳兰明珠立即拿被子盖住了身子,似乎真的很冷。

    李浮图点了点头,转身走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纳兰明珠抓住被子,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反手关上房门的李浮图站在门口,脚步停住。

    两人几乎异口同声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(本章完)

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.x81zw.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